繁体版 简体版
大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篇后小剧场

灯红酒绿,夜夜笙歌,青楼烟花之地,越夜越是繁荣兴旺,哪怕是在妖魔入侵,举世残破的时局,依然未见萧条,反而因为只求一晌贪欢的人变多,更加热火朝天。

……明天也看不见希望,何必想太多,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今天能闭上眼,谁知道明朝还有没有命睁开?且尽今夕之欢,明日愁来明日当!

追求这样的最后欢愉,抛开烦扰,醉生梦死,各处妓馆歌楼,都不愁没有生意,甚至不用等华灯初上,就从白天一直热闹到晚上,名符其实的不夜之地。

流连于这样烟花之地的,有妖有魔,自然也什么人都有,上至达官贵人,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市井屠狗,各自找寻适合的所在,放肆狂欢……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淫贼。

“……出来混江湖,无非是大家给面子,各位敬我一尺,我顶各位一丈,求个和谐痛快……”

眼见前方包围重重,他面色阴沉,严阵以待,如临大敌……不对,不用如,真的是大敌环伺,还断了前后所有退路,这一回……恐怕很难善了。

……这人生,就真是关关险阻,不让人好过啊。

“……今日我真的身有要事,不能停留,可否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日后必当千倍奉还这情分。”

……混江湖,绝不能逞英雄,也绝不打没必要的仗,哪怕是必胜的仗,只要没必要,就绝对不打,这样才保得万年船。

“各位当真要咄咄逼人,不能放过我这一次?”

……只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太多的硬仗,不是自己退一步,人家就愿意放过,更多的时候,哪怕自己摆低架子,道歉赔礼,甚至愿意磕头赔罪,人家还是硬要欺上来,不留余地,逼虎……伤人!

“既然各位执意要我当那个先哭的,我就只好……让妳们哭得一个惨过一个。”

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他一把扯开衣衫,露出肌肉精悍的胸膛,引得周围一众莺莺燕燕,目闪异采,更随手抓过一名衣不蔽体的艳女,倒入怀中,对方稍微扭捏一番后,就主动献吻上来,旁边还有其他少女、少妇,娇呼不依,都凑上来讨吻的,差点一下将他淹没过去。

“好!今日就让独角龙王遍战群芳,日落时,妳们如果还有一个人站得起来,就算我姓韦的没种!”

狂言笑掷,长衫与衣裙齐飞,淫贼共艳女一色,任时光飞逝,莺莺燕燕,群花盛览,而后又横泄一地,直至月上树梢头,室内一片鼾声,他才斜斜躺靠着床柱,望看窗外孤月,抽起了菸杆,喷起白色的烟圈。

……又一日过去……又虚掷一日时光了……这是个看不见希望的时代,妖魔势大,人族或忙着抱妖魔大腿,争着献媚,或只顾自保兼内斗,没有真正联手抗敌的可能……

……也许,就是因为知道联手了也不可能赢,所以枱面上那些大人物内斗得更凶,人族可以灭亡,但自家一定要延续下去……类似的论调,在哪里都听得到,这样的时局,这样的世界,有什么希望可言?

……而像自己这样的一个淫贼,除了成日荒淫,醉生梦死,又可以做些什么了?

菸草的香气,慢慢染上身,他侧目斜望,不觉出神,虽然知道应该要离开了,却一身懒洋洋的,只想在这气氛中多沉浸一刻,不想离开……

一名半裸的丰满艳女,似条雪白的美女蛇般钻进怀里,腻声吐露芬芳,“阿笔仔,你今晚会留下来吗?”

“不,我该走了。”

他敲了敲菸杆,倒出烟灰,顺手搂着怀中玉人一吻,“我是只无脚的雀仔,三生石上没有我的名字,一生都注定在天空无止尽漂泊,不能在任何地方久留,更何况……我只是个淫贼。”

她怔怔地看着这男人俊朗的面孔,听着他富有磁性的魅力嗓音,却不能明白他眼中深沉的哀愁。

……为何这么好看的眼睛,却负载着那么深的愁苦?他是为了什么而悲伤?

“淫、淫贼又如何?院子里那么多姊妹,每天往来的,也有不少是淫贼,现下正在院里的,就有几个淫贼,还见过血,被六扇门贴过榜文的。”

“那不同!我与他们不一样,他们……不配称为淫贼。”他不屑道:“在我眼中,真正的淫贼……”

眼中的哀愁,转换成绝顶的自傲,瞬间释放出来的自信与傲气,神采飞扬,仿佛放起激昂、正能量的背景音,让她舍不得转开目光,痴痴道:“我晓得,你与他们不同,你是个真正有内涵的男人,真正的淫贼,是偷心的,我的心……”

“……什么跟什么啊?”

正能量的背景乐,一下破音,她看着这个貌似不凡的男人,像变了个人一样,神情变得猥琐,道:“不管偷身、偷心还是偷什么,贼……都是不付钱的!”

“什、什么?”

“那些家伙爱耍帅,嫖院不但给钱,还加倍打赏,根本不配当淫贼,妳看我,我没钱的!”

搂住整个呆掉的她,又吻了一口,他的表情异常认真,“我得走了,不然就要被抓去买单,喔,不要留恋我,我们有过的一切,譬如朝露,等明早阳光一亮,就会随风而散了。”

“不,你别这么说,我想让你知道,虽然身在青楼,但我们要的,并不是只有钱!”

哀怨凄婉,她抱住这个令己心碎的男人,如泣如诉的眼神,让他不禁顿住,问道:“不要钱,那……妳还要什么?”

“命!”

咬牙切齿吐出话来,她将这男人死命抱住,同时,本来躺平在地上的其他女子,纷纷起身,扯开嗓子大喊。

“有人白嫖啊!”

“快来人啊!”

“又有人不想付钱了!”

一片混乱中,门窗破裂,人影飙飞,他在百忙中踹开阻路人,从窗户撞飞出去,狂奔逃跑,后头很快也跟上了大片凶恶呼喝,一串人拿刀拿剑,死追在后。

“剁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