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大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英美]荷尔蒙 > 第4章耳钉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age_();</script>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

我看了华生一眼,学着杰克的样子挑眉。我想我此时此刻的样子一定非常可笑。据说这个动作十分的“斯莱特林”。与此同时,我也认识到斯莱特林在英国巫师界就是讨人嫌、高傲、装逼、中二、甚至食死徒的代名词,当然这些负面形象在伏地魔失势后有所改变。

“她当然是在开玩笑。”夏洛克抢过话,语速极快地说道,“除了这张脸,她还能拿什么勾引男人?要身材没身材,要钱财没钱财。少年时期有自闭倾向,但仍有一个孩童该有的纯真善良,原本应该发展为一个腼腆的好女孩,却因为在某种特殊环境中长大而变得性格乖张不可理喻。患有乳糖不耐受症,以及轻微的时下非、常、流、行的幽闭空间恐惧症。恐高,不敢吃辣,不敢打耳洞。感情洁癖,控制欲强——哦,这一点简直就和麦克罗夫特一个样子,实在烦人。”

麦克罗夫特出声反驳,但是没人理他。

说完这些,夏洛尔停顿了一下,换了口气,最后总结道:“约翰,这样你还认为莫里亚蒂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吗?如果是真的,那我就该重新考虑一番他的智商了。”

华生:“……”

“……一派胡言!”我差点气炸,猛地将两手拍在桌子上,结果疼得我龇牙咧嘴。我现在可以肯定了,如果把夏洛克扔去霍格沃茨让那顶破帽子给他分院,他一定是个讨人嫌的斯莱特林。

夏洛克不为所动,他面无表情地用他那双眼睛盯着我。明明是注视着我的,可我却觉得他的视线毫无焦点。

“证明它。”他说。

刚走出贝克街221b我就开始后悔了。我是真的害怕打耳洞,但我却为了证明夏洛克是在胡说八道而逞能去做这件事……

我哥哥曾经给我列举过打耳洞的六种(也许是六种,我不太记得了)方法和它们的优点与弊端,我对于他所描绘的红肿、发炎甚至化脓的后果记忆犹新。他甚至告诉我打耳洞最好的时间是在每年三月底和九月底,因为天气刚刚好,其他时候不是太冷就是太热,都不利于耳朵的修复,更不用提打耳洞之后复杂而麻烦的护理了。

打个耳洞都如此痛苦——不如让我养一只曼德拉草,或者干脆一点儿给我一个钻心剜骨吧。

然而我最后还是去打了耳洞,我确信我狰狞的表情把那位可怜的年轻店主吓到了,他一定以为我是来打劫的强盗,而不是一位客人。一直到他把我的两边耳朵都弄出一个窟窿,他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表情,生怕我给他一个阿瓦达索命似的——当然,前提是他得知道阿瓦达索命这玩意儿是什么。

在我阴沉着脸回到家时,杰克一脸古怪地看着我问:“你怎么了?”

我咬牙切齿:“我打了耳洞。”

“你确定你只是打了个耳洞而不是破/处吗?哦,抱歉我忘了你早就不是了。”

“……你今天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我不介意帮你洗个胃。”

他斜睨着我:“说实在的,我很想知道,你还记得第一次和你上/床人是谁吗?”

“我、不、记、得!”我一字一顿地朝他吼道。

“可是——”

我给自己施了一个闭耳塞听,杰克接下来的话我没有听见。我决定无视他,开始一项一项回忆我哥告诉我的打耳洞护理步骤:洗脸、睡觉时都要避免挤压、碰击耳朵,至少刚穿耳洞的七天内都不能沾水……回忆完这些之后,我决定让我的耳洞自生自灭了。哦,梅林的臭袜子,我恨夏洛克福尔摩斯!

我黑着脸将自己甩进沙发里,目光扫过茶几,指着上面摆着的方形水晶盒子,那里面装着一朵盛开的鲜红色玫瑰。我飞快地换过头瞪着杰克:“那是什么——难道是戒指吗?你要向哪个倒霉的姑娘求婚?”

哦——得了吧,听听我都在说些什么糊涂话,比起姑娘,杰克显然更喜欢那枚他一直戴在手上就连洗澡都不愿意摘下来的丑陋的石头戒指。

他幽幽地瞥了我一眼,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对我自己来一个闭耳塞听的解咒,然后朝着他眨了眨眼睛:“抱歉,再说一次?”

他沉默了几秒,十分不耐地重复着刚刚他说过一遍的话:“那是帮你签收的快递,我帮你拆开了,检查一下是不是危险物品。”

“我的?”我愣了一下,倒不是为了杰克拆寄给我的快递。他向来是这样随意看属于我的东西,从来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

我迟疑地打开盒子,从层层叠叠的玫瑰花瓣中取出一对造型精致的钻石耳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