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偷你上瘾》...

    ?“小婶…”,挺拔的身影又从后面追上来,闪在她前头,眼神最终变得那么茫然而又无奈,“我还是…挺放不下你,你肯定会觉得我脸皮很厚…”。网

    他说着说着脸皮羞赧的红了,毕竟人生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般死缠烂打,以前就算喜欢别人,对方拒绝了他也最多默默的疗下伤,放在心里缅怀,不像此时此刻,变得这般粘人,连他自己都挺看不起自己的。

    傅青槐微微错愕,抬起头时,吐出的话比毒箭还要残忍上几分,“既然你也觉得自己脸皮厚还要过来,你再这样纠缠不休的,我会更看不起你”。

    那双充满期待的黑曜石眼睛急促的缩了缩,他木然的站着,身后萧条的剪影拉长到了身后的草地上。

    她从他身边走过,这次他没有再追上来攴。

    回到家时,佟静正在拖地。

    “妈,我来吧”,她走过去,“医生说您要多休息”。

    “正好妈这腰疼死了”,佟静把拖把递给她,锤着腰直起身子脞。

    “明天我就去买张按摩椅”,母亲年纪大了一直都有脊椎病,以前是花傅志行的钱了买了张的,只不过放在傅家别墅里。

    再去想起这些事时,傅青槐便觉得有股怒火要喷出来似得,心痛、头也疼,疼的她眼前的灯都逐渐变得模糊、黑暗。

    手里的拖把“啪”的掉在地上,她人也栽了下去,迷糊间听到佟静着急尖叫的声音,她想站起来,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心,双腿和双手不论怎么都使不出力气,甚至连最后的意识也不甘心的被剥夺了去…。

    她好像睡得很沉,最后被耳边没完没了的压抑哭声吵的醒了过来,身体难受的像团火在烧。

    “妈…”,傅青槐动了动手指,难受的睁开眼,发现又到了医院里。

    “青槐,青槐,你醒了,吓死妈了”,佟静抓着她手,一双眼睛哭的根核桃似得红肿,“你才流完孩子怎么不告诉妈,又是帮我搬行李,又是抢着拖地,你是不要自己身子了是不是,好啦,现在又是急性盆腔炎,又是贫血”。

    “妈,您别叫了,我头疼”,傅青槐沙哑的舔了舔舌头,连手指头要抬起来都是那么困难,“嗓子干…”。

    “好好,你等等”,佟静手忙脚乱的站起来帮她倒茶,不知是倒得太急,还是没从忧伤中回过神来,茶水都倒在了杯沿外。

    傅青槐心痛的闭了闭眼,过了一阵,佟静扶着她坐起来,她喝了杯茶,发现母亲的头顶有一圈白发,耳边再次回忆起晕倒时母亲绝望的叫声,她难受的启齿:“妈,对不起,让您担惊受怕了…”。

    “我确实吓得半死”,佟静犹自后怕,“我打了120,半天都没救护车来,我一把老骨头只好背着你下楼,幸好在楼下碰到了凌牧潇的侄子,唉呀,那小子力气大,一下子扛着你奔来了医院,我这心才着了地”。

    “茂沣…”?傅青槐愕然的问。

    “对啊”,佟静一阵庆幸后又恼恨的道:“不过我没让他进来,虽然他救了你,不过凌家的人太可恨了,我今早还打电话去跟凌牧潇他妈吵了顿,青槐,你告诉妈到底怎么流产的…哎,青槐,你在听妈说话没有”。

    见女儿突然一下子变得跟雕塑一样,佟静又加重嗓子叫了两句,“这孩子,在想什么呢”。

    “我…”,傅青槐恍惚回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