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唐欣正好在附近做采访,所以中午约了一起吃午餐。

    走进大楼大厅,前台很客气的问道:“请问您找哪位?”

    唐欣笑道:“我找季冬阳季律师。”

    “请问有预约吗?”对方问道。

    唐欣想了想后道:“算有吧,早上季先生说要我现在这个时候找他的。”

    “这样啊,好的,季律师的办公室在十六楼。电梯在那边,您那边请。”

    “好,谢谢。”

    不过当唐欣刚想敲门的时候,却发现办公室的门没有关,而透过虚掩的门,看见华子旸和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在热吻。

    那瞬间,她的脑子轰的一声,脑子一片的空白,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里面,

    她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女人,是洛晗。

    两人看似十分投入,根本没有察觉唐欣正站在门口。

    唐欣握着门把手的手慢慢的握紧,她咬着唇,几乎是快要咬出血来一般。

    他的话,言犹在耳,可是说到底,还是只是说说而已。

    原本真的以为那,她和季冬阳可以抵得过他和那个女人十多年的情分。

    可是她怎么就忘记了,如果他真的心里没有她,这么多年,他为什么只是一个人?

    唐欣垂下了眼眸苦笑了一下,而后转身,现则沉默的转身离开。

    是的,她很没用,她没有勇气推门进去,然后去指责他们,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她按下了电梯门,然后走了进去……

    几乎忘情之际,季冬阳突然放开了身下的女人,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看着她,在稍稍冷静了一下后,他闭了闭眼睛,摇摇头。放开了她,站直了身体,他捏出一支烟,点燃,用力的吸了一口。

    “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我们不可能了。”他看着她道。

    “你骗人!冬阳,你分明还是爱我的,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一个人,你和她结婚,只是因为那个绯闻,我知道的。”

    “就是因为你看见了我结婚的消息,所以你才回来的,对不对?”季冬阳问道。

    洛晗一愣。

    季冬阳又吸了口烟,道:“洛晗,你一直以为,我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是因为我还在等你,或许你觉得你太了解我了,所以你可以这么自信的认为,只要有一天你还会回来,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可是你错了,我这么多年还是一个人,不是因为你,其实我不是一个想不开的人,最初确实觉得我对不起你,因为我的自私,让你和我分手,所以,我没留你。原来却是以为我和你或许还有可能。但是两年后你结婚了,那时候我就放弃了,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了。其实你这么多年的情况我偶尔去美国的时候也听说的一些的,你确是很努力,可是,你已经不是我曾经爱过的女人了。”

    “所以你想说,因为你爱那个唐欣对吗?我哦不相信,你和她认识才多久,你就说你爱她?她有什么好的?我知道,你只是想负责,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

    季冬阳摇摇头,“不是,不是为了负责,是我真的想和她结婚,或许你不相信,有些时候,缘分这种东西或许十几二十年都比不上短短的十几二十天。甚至我决定要结婚,只是用了三天时间。洛晗,我不清楚你突然回来是为了什么目的,但是至少我想告诉你,我们不可能了。好了,我还有别的事,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就不送你了。”

    洛晗紧紧的握住了垂在身侧的手,咬了咬唇道:“好,那如果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我们是不是还有可能?”

    “你说什么?”季冬阳闻言,手不由的僵硬了一下,他皱眉看向她。

    洛晗道:“我是说念念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带她去做亲子鉴定。”

    气氛一下的僵硬了下来……

    ……

    洛晗和季冬阳是前后离开的,他走出电梯,一直打唐欣的额电话,电话是通了,可是好像一直没人接。

    他想了想于是走过去问前台,因为唐欣有可能没有预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