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妻难驯 097以我之长对敌情【补之前h_e_l_e_n投票发言】(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标题下ad结束-->

    <!--go-->

    次日,方毕清和云不了带着二十多个汉子浩浩荡荡地从这算是深山的地方出去了。

    经过云不了双眼的衡量,大致看出来这些汉子的武艺算是不错的,不过比起她来说的话,还是差得很远的。但从人数和质量上来说,是能够帮他们两人分担危机的。

    一行人逐渐往外京城方向行去,这些来自深山的护卫们便一个个遁去了踪迹,最后只留了穆彬和方毕清两人同行。

    这些人虽然在深山里呆了二十多年,但他们的功夫几乎都是针对隐匿踪迹来练的,所谓术业有专攻,相对于云不了那半吊子的隐匿功夫,他们几乎可以说是专业。

    哪知道他们刚出了北边的山脉就被人盯上了。

    “有人。”穆彬比云不了更快察觉,却是因为隐藏在暗中的护卫提前给了他暗号。

    云不了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怎么才一出来就有人,忙抓着方毕清问:“不会是又来杀你的吧?”

    方毕清对她这问题只有一个解答:“你说呢?”

    云不了瘪瘪嘴,转头便和穆彬商量起对策来。两人大致确定了一个思路后,便一副正在说什么事的样子,渐渐落在了方毕清的身后,慢慢地就隔上了一段距离。

    就像是一不小心把方毕清忘记了一样。

    这是个什么意思?方毕清还没回过神来,便看见一个飞刃擦着鼻尖就飞了过去。还好他有些警惕心,堪堪地避了过去。

    当他看见六七个蒙面人挥舞着兵器冲向自己的时候,他顿时明白过来了,这堪堪坠在他身后的两人竟然是把他拿来作诱饵了!

    好呀好呀,这个云不了还真是胆儿肥得可以呀,连自家丈夫都能不动声色地拿去做诱饵,这笔账可不能算了。

    云不了轻功了得,发现将人引了出来,便很快地回到他身边,抽出软剑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武斗。

    “这笔账我可记下了。”方毕清虽然知道云不了会护住自己,但他可不想就这样算了。这女人行动之前就不能和自己商量一下吗?光和穆彬合计去了。

    “记什么账?你花银子了?”云不了这会大半的心神都在打击敌人和保护方毕清这两件事上,没弄清方毕清的意思也就随口问了他一句,大致也就是个“我刚听你说话来着”的意思。至于“你”说话有没有深意,那“我”有没有空去深究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刀剑无眼,都劈到跟前了,云不了也没那个闲心再去深思方毕清的意思。

    这一场打斗来得快又去得快,带着杀气的敌人死了两个人,大部分都负伤逃走。这倒不是因为这些杀手学艺不精,而是他们之前失去了崇王府这两人的踪迹,这会儿也是四下散开进行搜索。他们并不知道方毕清和云不了身后还会多出来一些帮手,大意出手间便是落了下风。

    穆彬手下的护卫算是出其不意,将这些杀手杀了个措手不及,也算是占了隐藏实力带来的上风。

    可是若是再遇上下一次,那就不会像这次一样轻松了<">楚妃谋略</a>。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他们有帮手了,尽管并没有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暴露,但这已经是个开端了。

    “太平日子真是过不够啊。”云不了抖掉剑身上的血往自己的腰间一扣,叹了一口气。

    她虽然喜欢在江湖上闹腾,那也不过是捉弄一番,并不会见血。这样的打打杀杀并不是她的最爱,她最爱的是打打闹闹,最好是气得别人吹胡子瞪眼还没法修理她……

    “你喜欢太平日子?”方毕清忍不住问她。

    “嗯,难道你不喜欢?难道你喜欢麻烦事?”云不了理所应当地将“没有麻烦的日子”和“太平日子”画上等号。

    方毕清却没有接话,垂眸间像是在思考什么。

    不过几人倒是很清楚,他们的行踪已经暴露,若不做什么布置,怕是会迎来更大一波更激烈的追杀。

    于是,方毕清又面临着云不了和穆彬两人筹划布置,将他一个人晾在一边的局面。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