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2233.第2233章 宽容的男人(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天爷或许是真听到他的心声,一声“请进”过后,顾晨推门而进,眉目如画,雕刻着不能复制的优雅,“在睡觉吗?”头型有点乱,像是刚睡醒般。

    “刚睡醒。”容照忍不住想要坐起来,只是动一下就被顾晨阻止。

    几步并到他病床边,顾晨皱着眉沉道:“都不要命了?不要动,躺着说话也是一样。”

    “躺了一天,想坐坐了。”容照见她如此紧张,心里温流淌过的同时,亦觉得此时的她,严肃到像是队里的指导员,失笑道:“不用紧张,我妈都说我一天躺着不是个事,能动就动一动。”

    顾晨本是打算一开始先来看望容照,赵又铭也是如此打算,等警卫员一提醒,还是觉得等容老夫人离开再说。

    病房里的窗帘只拉了一半,顾晨是把另一边的窗帘打开,又把窗户打开了少许,好让空气更好流通,“暖气太足,睡久了热,通通冷空气,人还清醒一点。”

    “老夫人关上,就是怕我吹了冷笑,伤上加感冒。”容照看着她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就连拉窗帘时,滑动的声音也变得悦耳起来。

    有她在,整个病房屋都是明亮。寒气再冷,也温暖如春。

    等她坐在自己的床边,容照嘴角边的笑更深了起来。哪怕她知道自己的心思,却从来不会此因此而疏远自己,更不会怀疑他会在暗中动什么手脚。

    单单是这份信任,就值得他来守护。

    “我明天回宣州,下次再见应该直接是在队里了。”顾晨含着笑,眼波微微,明亮而清澈地看着他,“你比段昭安要提前出院,有些人可能会过来找你,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似乎是猜到她说的有些人是谁,容照抿了抿嘴角,有笑微冷,“林兰姻是吧,她迟早会找过来。”这是一个祸害,不除掉会让许多人心里都不安。

    “嗯,我跟她刚才碰了个面,还说了挺久的话。”顾晨微地虚了虚眼,若有所思地道:“她应该还在为回猛虎队而努力,就要看你们怎么挡住了。”

    挡住她的脚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最少,在顾晨心里就是如此认为。

    容照则是轻快地笑起来,看向她的视线柔和而温暖,“她想回猛虎队,就回吧。这件事情,赵队已经有所安排,而段将军也不会坐视不理。跟我们关系不大,你呢,放放心心回宣州,安安心心等着毕业。”

    他没有说太明白,顾晨联想到赵又铭说过的话后,似乎是品味了些什么出来。

    到了下午,风似乎又大了一点,京里的风刮到人身上是干冷干冷,透过窗帘完全拉开的玻璃窗户,能看到时间的流逝,从最初的明亮到淡淡地雾黑。

    容照的视线还停留在顾晨坐过的椅上,与她说话的时间过得太快太快,还没有怎么地,她便已经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记把刚才打开的窗户细心地关上,窗帘她没有拉起,告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天亮,心情会很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