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1909.第1909章 匆匆那些似水的流年(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桌上,郑母不着痕迹地碰了郑衡一下,对只因自己的话而挑下眉的顾晨继续道:“顾夫人的神色很不错,肚子也很大,我正好是朋友的女儿产科,与顾夫人是同一个医生,便把顾夫人的怀孕情况都一一听下来。”

    “医生说小孩发育得很不错,很健康。b超上显示各方面指标都很标准,还能看到小孩在顾夫人肚子里活动。”

    郑母当日确实是留心听了一下,才能这得这么清楚。

    顾晨微笑道:“多谢郑夫人留心了,我前几天才从宣州到京里,也没时间陪我养母去产检,看郑夫人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妈,顾晨还是个女孩子,她哪里懂生孩子的事情。”郑衡可不乐意听这样些,他就是一个被宠坏的,想要自己想要的,却又不知道怎么去争取。

    郑母笑看了他一眼,半是责怪道:“你这孩子,顾小姐是在关心自己的养母。你呢,你会不会关心我呢?出了事,就让我大老远跑过来,你啊,怎么就这么让人不放心呢。”

    接着,话峰就是一转,脸上露出几分暗色,对顾晨道:“顾小姐,郑衡他以前就是被人哄上,才在无意间犯下许多错。”

    “这次多亏了你,才让他清醒过来。他从医院里出来,就后悔自己着魔似的说的那些浑账话。现在事情到这地步,我也不好再多说别的,只希望顾小姐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他一回。”

    郑衡已经是坐立不安了,什么叫大人有大量,原谅他一回,怎么听说好像顾晨成了他的长辈了呢?这不乱了套吗?

    “郑夫人客气了,令公子也是少见的单纯,不经事一点,才能轻易受坏人蒙蔽。比历练历练,就好了。”顾晨已经明白郑母的客气,也收下她的客气。

    知道她不想与郑衡扯上关系就好。

    “我与令公子其实是一直都保持距离,以前是,以后也是。毕竟,令公子的为人处事,是我所不能接受,我说这话希望郑夫人不要介意,我脾气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

    “今天坐在这里,我也想对郑先生说一句,你以前并没有做出什么很大的错事,不过是在语言上面对我有所不敬。如郑夫人所说,我会不去介意以前事情。”

    “还请郑先生以后慎言慎行,以后,我想也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这次的道歉,对我来说确实是可有可无,既然郑先生有如此大的诚意,我也心领了。”

    顾晨扬着唇角,眸光淡冷凉薄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母子,不容别人插嘴的气势,把自己所说的一一说完。

    完了,反问了郑衡一句,“不知道郑先生还有什么话需要问我?趁我现在还在,不如一一挑明了说,免得郑先生心里不安。”

    还能说什么呢?他想说的话,全部被她的话都堵死了。

    郑衡只有苦笑的份,压下心里的涩意,深深地看着顾晨,“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是我太过自负,做出那么多让你受委屈的事情出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