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

    “我都跨越三座河域了,怎么还没感应到孟川的准确位置。”在时光长河中,辛苦遨游飞行一年的鹏皇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距离太远,它无法确定孟川的准确位置,只能感知到方向。

    谁想,以它‘金翅大鹏鸟’的血脉,以及肉身二劫境大能的层次,辛苦赶路一年依旧无法确定位置。

    “这孟川到底逃了多远?”

    “我到底还要飞多久?”

    鹏皇觉得有些心中悲苦。

    之前星诃帝君无法确定位置,它只当星诃帝君境界还低,真轮到它赶路,它就感到其中的艰辛了。

    一直飞行,透过因果能感应,孟川永远是在前方!这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的确很折磨。

    但紧跟着鹏皇便不再多想。

    修行到它这层次,都是有大毅力大决心的,也明白很多事情没那么轻轻松松成功,过程中必定经历很多挫折,必须得一一闯过去,才能最终享受到成功。

    “一年不行,就三年,十年!在时空长河中遨游,我一样可以参悟修行,我倒要看看……这孟川到底逃到了哪里。”鹏皇心定下来,做好了长期准备。

    就这么的,它化作一道模糊金光,在时光长河深层次耐心飞行着。

    巫古河域,天峰河系。

    那座庞大的混洞深处,四十七倍时间流速区域,这等区域别说是帝君圆满,就是新晋劫境大能都很难抵抗这里的吞吸引力。

    “混洞。”孟川盘膝坐在黑暗中,默默观看着。

    犹如秘宝兵器般的‘混洞神体’,以及自身的混洞领域,令孟川格外擅长抵抗吞吸引力。

    然而这片区域已经是他能接近的极致。

    他经常观看混洞深处。

    混洞深处,看似一片黑暗,可仔细感应……

    却能感应到时空的扭曲,越是深处,时空的扭曲就越加具有美感,时间流速变化幅度也就越大。

    “美妙。”

    孟川欣赏这种美。

    “在混洞修行修行近八年,实际修行的时间却是过百年了。”孟川却也发现自身问题,“百年时间独处,与混洞为伴,长期参悟……我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

    他是元神七层,又得‘元神星辰’传承,从小磨练至今的强大内心……

    可在混洞深处,性情还是受到影响,逐渐发生着变化。

    “这混洞,影响时空,影响万物。”孟川默默道,“而且它还影响元神。”

    “仿佛要让一切,都归于黑暗,归于永恒的寂灭。”

    孟川是有另一具真身在家乡世界的,也有元神分身坐镇元初山,有元神分身在江州城、风雪关等地,也是经常和其他人接触的,即便域外真身再孤独,心性也应该不受影响。

    如今却在发生变化。

    孟川何等境界?刚开始没察觉,可时间久了,就发现心境的细微变化,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

    “我逐渐被混洞影响,心境变得愈加平静,不起任何波澜,一片死寂,仿佛一切要归于寂灭。”孟川并没有觉得这样的心境有多大问题,足够冷静,仿佛超脱于万物之上,平静观看万物之诞生,万物之消亡,但他还是决定,“已经过百年了,再修行二十年时间,就离开这里。”

    “虽然这样的心境,对修行并无阻碍,甚至更冷静,更能清晰参悟规则奥妙。可是,这是混洞对我的改变,而不是我自身主动的蜕变。”

    混洞,对自己修行的确有助益。

    所以孟川决定再多坚持二十年。

    “无尽刀。”

    孟川拔出斩妖刀,斩妖刀长期受到孟川真元孕养,伴随着孟川境界提升,斩妖刀也在缓慢蜕变,如今也是帝君级兵器了。

    嗖。

    孟川挥刀,试着创造《无尽刀》后续的帝君级刀法。

    他大多数时间在十倍时间流速区域修行,可也偶尔在能承受的最大极限区域修炼。

    雷霆十五相。

    孟川这些年,十五相都有所参悟,许多都试着融入‘无尽刀’,诸多可能都尝试过。

    “灭。”

    孟川劈出了一刀。

    这一刀劈出时,他心境不起一丝波澜。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