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平垂首站在林卓雅下首,恭恭敬敬,有问必答。

    作为一个山寨中大部分人都厌恶的流氓,包平能够混到如今还安然无恙,看人的本事自然是基本功。

    包平很清楚,眼下的这个年轻人,敲是他最得罪不起的那种。所以面对林卓雅私下的问询,他很是配合。

    “你没有亲眼看到她杀人。在几天前,你根本不知道她和陈然的死有关系。”林卓雅很肯定地说道,“而且,她这几日根本没有把你灭口的打算,否则,你根本活不到今天。”

    包平惊讶地看了林卓雅一眼,没有敢讲话。

    “但是,她昨天曾经找过你。我亲眼看见她约你去一个酒肆谈事情。是的,我在跟踪她,所以我知道。”林卓雅的声音很是平静,彷佛那些不安和纠结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包平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笑了。

    “果然瞒不过林公子!”包平笑着说道,“不错,我是没有看见夏飞飞杀人,我这些天也没有被人追杀。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地痞混混而已,她给我元石,托我去向秦长老告密。我又不用做亏心事,又有元石拿,为什么不做呢?”

    “她?”

    “就是夏飞飞了。说来她也是我的老主顾了。若是说是她杀了陈然,我也有几分相信的。哎,这个女人不简单。当年勾引胡兴的时候,就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包平说道。

    “勾引?”林卓雅若有所思。

    包平赶紧点点头:“山寨中人都道是胡兴弃了她,我却不信。那小子性格孤僻了点,却是个实心眼。既然肯为她出头,又那般当众示爱,不会负了她。恐怕是她自己见异思迁,想着周瑾前程远大,把个好男人气的忍无可忍,生生逼出山寨,也是有可能的。现在她落到这般下场,便是死也是自己作死的。”

    包平想了想,把当日夏飞飞收买他,演戏给胡兴看,又委托他制造舆论攻势的事情,一五一十给林卓雅讲了说来,又表功道:“方才告密的事情,是她允许我事后告诉公子您的。胡兴这件事情,她不让我说。可是小的想,她现在分明在勾引您,若是一个不留神,着了她的道,岂不是亲者恨、仇者快!”

    林卓雅愣了一下,挥挥手,命包平回去。

    林卓雅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心中更是茫然。

    告密的事情,她竟然特意允许告诉他!

    林卓雅突然就想起从前在神捕赵夫人座下时,听说过的一个案例。一个怀了莫大冤屈却始终无处申辩的人,终于走上以恶抗恶的道路,成为一个嗜血变态的杀人狂。然而他却有着严重的自毁倾向。他每次杀人都留下大量的线索,期望六扇门能将他缉拿归案。最后,赵夫人成功解开了他留下的线索,此人沉冤得以昭雪,拒被判处极刑,却是含笑而逝。

    这无疑是林卓雅最不想要的结局。

    然而,回想起夏飞飞自见他后的一举一动,林卓雅不得不承认,她对他有期待。

    首先是那一曲《黍离》,她凄婉地唱道:“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然后是她偷偷地溜走,自己在后面跟踪,现在想来,她也许是故意的;

    最后,她反复不断地问道:“你有什么证据没有?”

    “她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她究竟希望自己做些什么?”林卓雅陷入沉思之中<">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最新章节</a>。

    就在这个时候,苏红叶拿着一坛子酒,敲开他的房门。

    苏红叶很熟稔地拍着他的肩膀:“林少,我知道你心里大概不好受,毕竟是花朵一般娇艳的人,一转身却被发现是杀人狂魔,这种感觉,我能理解。可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夏飞飞虐杀周财海,无疑是铁证如山的事情……”

    林卓雅突然打断他:“动机呢?动机还没有查清楚。”

    苏红叶叹了一口气:“林少,我们穷乡僻壤的地方跟你们那里不一样,判案只看重结果,不问动机。夏飞飞是杀人凶手,这点已成事实……”

    林卓雅再次打断他:“苏兄,你是弱水村的少主,私下总有渠道。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