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杀戒,以血祭炉!

    楚风这种话语,顿时让所有人呆住了。

    禁地的宁静被打破,即便不远处岩浆如江河拍岸,更远处道族攀登的巍峨不死山黑雾缭绕,各种景象慑人心魄,也难掩此时人们的惊容,顿时嘈杂一片。

    “呵呵……”人王族莫家的老者虽然在笑,但那种笑容却不是什么善意,带着淡漠,带着嘲弄之意。

    他身为人王族的准天尊,有哪些族群敢这么同他说话?

    尤其是人族,一旦见到他必须要拜,因为他来自人王族——莫家!

    接着,莫家的老者开口:“有时候我认为少年热血与自负是一种蓬勃的朝气,有冲劲有闯劲,是年岁赋予他们的轻狂本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年轻的资本。”

    当说到这里后他略微一顿,很是冷淡,道:“可是,过犹不及,当一个人太自负时,也离不识时务不远了,不知天高地厚,嗯,说的就你是,今天竟遇上你这样的……蠢物!”

    这是人王族莫家老者的话语,他扫了一眼楚风,言语相当的平淡,声音不高,可是却让人觉得分外刺耳。

    许多人都神色异样,人王族的宿老话语很重,相当的不留情面。

    可是细想来,许多人都觉得他的确有这种说教的资本,而像周正德般这敢对人王族不敬的人都死了,而且非常凄惨!

    人们将目光投向楚风,觉得他被人王家族盯上后,处境会极其糟糕。

    “老匹夫,你活腻了,都是祭品!”楚风冷淡开口。

    在人王族莫家老者的身边还有一批年轻人,都是该族的后起之秀,皆为顶级青年强者,此时纷纷露出笑意。

    不过,那种笑容有些冷,而且带着矜持,彰显着他们的身份不凡,自恃而自负。

    “他在说笑吗,大开杀戒?要拿敌手的血祭炉,是在说我们吗?”

    “呵呵……”有些人则没开口,可是这样的笑容却说明了一切,无形中尽是讽刺、嘲笑,这是一种俯视的姿态,就像是灿烂的人王文明遇上蛮荒野人。

    “不知道礼数,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吗?这是哪里来的人,不懂得对人王族敬畏。”

    这是他们的话语,简单的几句话带着藐视,还有不屑,更多的是鄙夷,在他们的心底深处有一种信念,哪怕你场域造诣再高又有何用?身为人王,天生克制人族其他血脉!因此,他们超然而自信。

    也不是所有人王族的子弟都淡然,有性格强硬者忍不住了,大声喝道:“身为人族,你见王不拜,还敢大放厥词?真是可笑啊!你知道自己身上流淌着什么血统吗?一会儿你的血液,你的身体,它们会诚实的告诉你,一种来自灵魂的原始敬畏,你需要对拥有人王血统者顶礼膜拜,虔诚叩首!”

    “周正德,周兄,还请你移法驾,过来请个罪吧!”也有人这样揶揄。

    莫家一些年轻的男女纷纷开口,有些人表情严肃,而有些则带着嘲弄的笑意。

    楚风脸色阴沉,一声断喝,打断了他们,道:“一群土鸡瓦狗,也敢在我面前谈礼数,谈敬畏,都爬过来领死!”

    那些人也太自负了,竟这样的言语不敬,肆无忌惮,他自然也没有好话语,反正是要真正展现大神王威势了,不介意口吐浊气,以血洗礼。

    莫家有些年轻人当场就炸了。

    “呵!有性格,一会儿擒下他,千万不要杀了,留着他,熬炼他的筋骨皮血,锁在我族山门前,让他活着,展示给所有人看!”

    莫家一位年轻女子开口,比之那些男子还要强硬。

    这时,莫家一些青年强者同时激活人王血脉,一时间血光璀璨,宛若一轮又一轮骄阳横空,无比骇人。

    他们的毛孔,他们的肌体,向外溢出绚烂的血光,竟是紫血弥漫,若天日耀眼,压制现场所有人族。

    同一时间,受年轻人血气所激,莫家的老者那位准天尊的血液也复苏了,这是被动唤醒。

    轰的一声,犹若天劫降世,那片地带是一片恐怖的符文,其血带金,与众不同,压迫感惊世骇俗。

    最为可怕的是,他身边那个被怀疑为远古大贤的少年,身体也略微一动,弥漫出极其恐怖的气息。

    不过,这个少年很快又恢复平静了,被动唤醒的血液又沉寂下去。

    楚风神色一凝,他有信心,无惧四方敌,可是,却也严肃起来,就在刚才的一刹那间,他敏锐地捕捉到了异常,那少年真的不简单,是个厉害人物。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