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个人缠绵温存的时候,佟家庄园中央,那栋宛如小皇宫的中央别墅内,一间会议室中,正在召开了一场罕见的佟家高层会议。

    佟安邦换了身黑西装,目光凌厉的扫了眼在场的佟家高层,肃然说道:“我与李天辰的半年之约,你们都清楚了吧?”

    因为刚刚亲眼见识到李天辰的实力,佟平山等人均是默然无声,无人反对半年之约。

    佟平柳瞥了眼身边默然无声的众人,挑了挑细眉,冷然说道:“李天辰确实是个难缠的角色,不过,京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想要让他在半年内在京城无法立足,并不难。”

    对李天辰,佟平柳依旧是耿耿于怀。

    听到佟平柳这番话,几名佟家高层均是发表不同看法。

    “不难?如果真的那么容易,邵浩歌、余夜然、余夜青就不会摔那么大的跟头。”

    “他能在齐叔手下全身而退,我们想要对付他,恐怕要花大代价,何况他是神龙部队的人,屁股不好擦啊!”

    “我们佟家是商人,需要的是安定,我觉得半年之约最好。”

    佟平柳冷冷道:“要是半年之后,李天辰还活蹦乱跳,他公开与莹莹在一起,我们又怎么向上面以及阿兰亚交代?”

    几名佟家高层相互看了看,均沉默下来。

    “婚约势在必行,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就算是李天辰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让他影响华夏的决策,所以,绝不能让他活过半年。”佟平柳冷然说道,语气中竟是透着冷冽的杀机。

    “这个李天辰虽然只是平民出身,毫无背景,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要低估他的能力!”佟剑跃古怪的看了眼佟平柳,说道:“我们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

    佟平柳瞪向他,冷笑道:“怎么?被他收拾了一顿,你就怕了?”

    佟剑跃脸色不禁有点难堪,羞恼道:“小姑,他的实力刚才你也看到了,再说了,就算我们不出手,京城也会有人对他出手,我们坐山观虎斗,岂不是更好?”

    “你就是怕了!若是不给那小子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我们佟家拿他没办法,涨了他的气焰。”佟平柳言辞间毫不客气,讥讽的哼声道。

    佟剑跃说道:“我这是为佟家考虑!如果小姑要对付他,但请不要牵连我们佟家!”

    “你说什么?佟剑跃,你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佟平柳杏目圆瞪,风韵犹存的美艳脸颊上涌起红潮,怒喝道。

    “我身为佟家第三代长孙,有义务为佟家的未来考虑,我个人觉得不必要冒这个风险。”佟剑跃态度强硬的回应道:“小姑也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是郑夫人!不再是以前那位呼风唤雨的佟家大小姐!”

    “你……”佟平柳勃然大怒。

    见两个人争吵起来,甚至牵扯到佟平柳的陈年旧事。

    佟安邦皱眉喝道:“够了!”

    佟平柳气得胸脯起伏,恼怒的瞪着佟剑跃,说不出话来。

    “剑跃,你毕竟是晚辈,有些话不该说,就不要说。”佟安邦说道。

    “我知道了。”佟剑跃点头,对佟平柳道:“刚才我有所冒犯,请小姑见谅。”

    佟平柳闭眼吸了口气,神情冰冷、萧瑟,自嘲的冷笑道:“不敢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这个会议,你们接着开吧!”说完,她霍然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会议室。

    会议室内众人一时间颇有些尴尬,气氛沉寂。

    佟安邦沉声说道:“事情就这么定了!剑跃留下,其他人先回去吧。”

    见佟安邦一锤定音,佟家众人自然是没有人敢异议,当即纷纷起身,陆续离开会议室。

    佟剑跃一个人留了下来,面对着佟安邦与齐云虎,他心头忐忑。

    “爷爷,我知道错了,我回去再向小姑道歉。”

    佟安邦笑了笑,说道:“你没有错!”

    佟剑跃一愣,诧异的看着佟安邦。

    佟安邦说道:“你小姑年轻的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