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最终我们在整栋别墅内也只找到了那两样王有才留存的信息,但我们并不奇怪,而且其中一条的重要程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的预期。离开前,我们也不忘将所有人物品恢复原位,即便赵丽发现了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也奈何不了我们。

    刚回到警局褚宝三的身份信息就传送了过来,原来他是一个有过案底的人:褚宝三,男,40岁,无业,曾因抢劫罪入狱5年,于去年刑满出狱,现今居住在绵阳一场的烂尾楼中。可当警方前往抓捕时,才发现他所居住的烂尾楼已经拆迁了,走访做过他邻居的家庭所得到的消息也是只言片语不甚了解,那么得到几十万巨款的他就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

    我虽然想要继续跟进,但下午的思政老师是最讨厌学生溜号的,还常有特立独行的点名方式,因此我只得独自回到学校。一直到了晚上,我才联系到了澜山,电话中他的语气还算平静,那件事情的影响应该也在随着案件的深入而慢慢消退,他告诉我说:“查到褚宝三的银行卡消费记录是在外省,市局已经申请了当地警方的协助,并派出了一队的警员赶往追捕,这些天就不需要往警局跑了。”

    本想聊聊哪个家族的事情,但想到澜山可能的反应还是放弃了这个糟糕的想法。挂掉电话的我,一直平稳的度过了三天的时间,直到第三天的晚上,我正和馨怡甜甜蜜蜜的吃着晚饭,澜山端着餐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坐到了我们的对面,默默地说了一句:“褚宝三抓到了,明天就押回市局。”

    我和馨怡之间甜蜜的氛围瞬间被他无情的打破,馨怡只是笑笑不说话,我可郁闷的要死,但对这样的澜山又是无可奈何,回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开始盯着澜山大口的吃饭,想象着把他这个破坏氛围的罪魁祸首消灭干净。

    饭后闲余我陪着馨怡来到操场散步,没有发亮的电灯泡,没有复杂的案件,只有我们两个,手牵手的仰望星空,谈谈理想聊聊追求,脑子里面很难泛起一些邪恶的想法。可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特别是明天周末的时间我还不能陪着她,不由的生出了一股负罪感,在我看来周末陪女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好吧!早些休息,尽早解决案件,才能抽出更多的时间陪着她,临别她也不忘给我一个甜甜的香吻,叮嘱我注意安全。

    一大早我就赶到了警局,没想到澜山比我来的更早,看了看表也不过五点二十,我怀疑他是昨晚睡在这的,他们不经常这么做嘛!梁队长告诉我,押送褚宝三的警车还有半小时的时间就能到达,我不由的开始激动起来,案件终于要有一个实质性的突破了。

    等待期间,我抄起桌上的一本档案记录,开始梳理整个案件的经过。

    事情的开始时由我们学校的学姐秋葵开始的,她为有钱人提供优质卵子以赚取高额报酬,但当她发现自己的卵子真的培育出一个婴儿以后她开始了自己的恐惧生活,随后她发现有人跟踪她并威胁自己,她找到了澜山寻求帮助。伪装下的非法机构、刚刚丧失领导的公司和女老板,在我和澜山等一众人的帮助下,我们成功的锁定了嫌疑人赵丽。但问题也随着而来,王有才的车祸,韩永贵的死亡,桩桩件件加重了赵丽犯罪的目的性,可她的犯罪证据我们却一直没有找到,哪怕是有理有据的推断,但在无事实根据的前提下,也都是虚妄。

    直到那个干瘦的男人被押解进来,他就是刚刚从外省抓获回来的褚宝三。看他的样子也可以称得上是皮包骨头了,突出的眼球,黝黑的眼袋,连鼻子也是坚挺的,上身的单衣和他的身体好像融为一体,也许纸片人就是说的这个样子,另外他整个人的精神也处于十分萎靡的状态,除了吸毒,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将人变成这般模样。几十万元如果都用来购买毒品,还真不经花,从监狱里出来无事可做的他恐怕也是因为染上了毒品的原因才接受了那个灭绝人性的雇佣。

    审讯室里的他低垂着头,对梁队长的的询问没有一丝反应,时而抽搐一下,显得毫无生机。和我一起在外面观看的澜山终于不再忍耐,推开审讯室的门,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狠狠地送给褚宝三脸上一记重拳,梁队长反应迅速,立即关闭了录像机,然后和另一名警员一起拉住了行为疯狂的澜山,梁队长死死地按着澜山,大喊道:“小山,你疯了!”

    慢了半拍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