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指环一缩紧,林君玄立刻感到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随后无尽的光华从意识海中心暴开来,林群玄的意识一下子就变得空白了,他并没有注意到,右手上的戒玺猛的射出一片黄金色的光晕,在这光晕的中央县浮流转着四个金色的字符‘天’、‘授’、‘神’、‘通’!

    “嗡——嗡——嗡——嗡——”

    原本悬浮在剑宗之主身侧的诛仙四剑似乎受到某种传召,突然应声飞出,悬停在林君玄身周四个方向。

    “轰隆!——”

    天地突然变色,滚滚的乌云压过妖气,从四方汇聚到四人头顶。

    吟!

    随着一声震彻云宵的长吟,一条金色的巨龙赫然从林君玄头顶天门穴冲出,没入乌云之中,龙爪舞动之间,挥出一道道金色闪电,如游蛇一般没入乌云之中。金龙乍起,四柄悬浮空中的神器剑光暴涨,只听得一阵灵魂层面的龙吟,四道截然不同的剑气化作龙形冲天而起,追随金龙而去。

    看到诛仙四剑剑气化龙追去,剑宗之主心中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旁边的素衣少女更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她跟了父亲这么久,从没见到诛仙四剑出现这种变化。

    “这个少年,居然能唤醒诛仙四剑灵魂层面的共鸣!”剑宗之主仰头看着天空,那条金龙代表着眼前这少年在金属性道法也就是剑道修行上,有着可怕天赋。四条银龙,每一覆盖银龙都代表着潜在被一枘神剑承认的可能。

    林君玄能使用诛仙剑,剑宗之主本来以为他最多还能激一柄神剑的承认,没想到,诛戮陷绝四剑居然都能与他共鸣。这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受制于实力,还只能控制一柄诛仙剑,但当他实力足够强大,比如说天人巅峰,甚至越天人级时。他将能不借戒玺,也就是剑宗剑令,直接使用诛仙四剑。甚至,有可能因缘巧合,解开四柄神剑剑身内的上古禁止,让这四柄绝世凶器恢复本来面目。

    “再看看他有什么变化!”老人望着空中,暗暗想道。剑宗戒玺代代相传,乃是剑宗之主的象征。借助这枚戒玺和独特秘法,剑宗之主能在无须承认的情况下,完全使用诛仙四剑。这也是剑宗作为这上古四大凶剑保管者的福利。

    当四条银龙飞到金龙周围,尾相连,盘旋飞转,成一太极时,异变再起。从林君玄脑颅内飞出的金龙巨龙向内塌陷,化为一个球体。球体舒张,就在众人眼中化成一本青色书卷,无数的蝇头小字从书页如雨飞出。这些文字如走马观花。每一字飘出,空中便多上一分清气。这些交替游走,空中的青气便愈的浓厚了,最后青气居然压过四剑所化巨龙,四条巨龙蜷缩身体、肢爪,在虚空中身着中央的青色书卷做出臣服的姿态。

    “天地浩然之气,这居然还是个真正的读书人,亚圣的传人!”看到天空激扬的文字,剑宗老人禁不住赞叹一声,转头对玉矶子道:“道兄真是收了个好传人啊。读过的文字,能透过天门,凝聚成书典,令派弟子读书的书典只怕数之不尽啊!数千年前,亚圣横空而出,立教著说,讲究养天地浩然之气,以。通达天听。鸿冀王朝读书人无数,但真正的读书人,只怕也就一两个。而贵派门下就占了其中一个。只凭这‘人’之一字方寸,方寸宗也没有不兴的道理啊。只是,贵派弟子不过十六七,按道理是绝不可能……”

    玉矶子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他上山时不过九岁。听闻在此之前,曾在临安城紫衣侯府做伴书僮。或许,他就是那时候读的书。”

    “原来如此。”剑宗之主点了点头。

    紫衣侯乃是鸿冀王朝社稷之臣,藏多少理,在读书上有这种修为的,大多是一些皓穷经的老学究,这些人大多都入了花甲之年。林君玄能以,养出浩然之气,众人也只能将之归功于他的天赋了。

    “此子天赋惊人,日后必大放光彩!”剑宗之主又是赞叹道,只是这一次,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惋惜。以林君玄的资质,若是加入剑宗,修习正宗的剑宗法门,日后前途必不可限量。

    就是带剑宗走衰落,重现数千年前剑宗巅峰光辉也没什么不可能。奈何,事情有个先来后到,林君玄已经先行加入了方寸宗,而且看起来对守门也很有感觉。剑宗之主虽然有心收取,但也只能在心中微微叹息。

    “可惜我方寸宗虽是道门大派,道法、功诀积累很多,但唯独在这剑道修行上,并无造树。君玄如果留在我们宗门之内,只怕日后……成就有限啊!”玉矶子感慨道。剑道的没落已有数千年,如今的道门盛行的都是其他剑道法门。方寸宗什么功法都不缺,唯独缺一剑道的法门。

    两人一时都沉默一来,气氛有些怪异,两人似乎都想说什么,但都没有说。就连那素衣少女也是神思恍惚,时不时的看向林君玄,若有所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