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二十四年,大清朝康熙爷的十六子康定亲王带数万军队入回疆,平定了天山南部的维吾尔族中波罗尼都、霍集兄弟二人发动的叛乱,从而结束了天山南北长达数百年的分裂割据。{史称‘西蒙古之乱’}

    此次战役中,世代居住在叶尔羌的回族始祖派噶木巴尔的后裔——阿里和卓,积极配合清军作战,功劳显著。

    乾隆皇帝封阿里和卓为辅国公并伊犁将军,总统天山南北军政事务。

    辅国公亲自进京叩谢皇恩,并将唯一的女儿——和卓·伊帕尔罕送入皇宫。

    自此,伊帕尔罕被乾隆皇帝封为和贵人,赐住宝月楼,开始了她政治联姻的一生。

    …………

    BJ城是天子脚下,三五不时的就会热闹一番。

    这天清晨,早起的摊位还没有摆开,就远远的看见一条长长的队伍缓缓的过来。

    “都裹着围巾呢哎,看起来是****啊!”茶摊上的小伙计好事,上前凑了会儿热闹,回来兴致勃勃的说。

    “快点干活,水烧开半天了也没见你冲茶叶。”茶摊的老板头都不抬的教训小伙计:“有什么稀罕的,不是传闻回疆打了胜仗,一准是给咱们皇帝爷请安来了。”

    小伙计响亮的应了一声,跑着去灌满了开水,不死心的凑过来继续八卦:“茶沏好了,掌柜的您没看见,队伍里边还有一个纱帐堆的马车呢。”

    “干你的活吧,你管人家是纱堆还是土堆呢?”茶摊老板横了小伙计一眼。

    小伙计缩缩肩膀,闪躲到一边去了。

    这样的叫骂,丝毫不会影响到小伙计的心情。每个早晨生意没上门之前,掌柜的都会三五不时呵骂两声出出郁气,今天还跑去看了热闹,这顿骂挨的一点也不吃亏。

    刚才没和掌柜的说完呢,小伙计看的清清楚楚的那辆纱堆的马车上,还端坐了一位一身回装,白沙遮面的姑娘。

    具体的小伙计也没看清,可就是觉得平生仅见的漂亮。之前掌柜的说什么来的着,回疆是来给咱们皇帝爷请安的,到底是万岁爷,可真是有福气,小伙计猥琐的一笑。

    此时端坐在车上的伊帕尔罕面无表情,心里累的只骂娘。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所谓的马车实在太颠簸了,为了不被周围人看出不一样来,她天天挺得腰都快断了。

    对于伊帕尔罕来说,事情还要从五天前说起。

    这位前身的回疆公主服毒了,据说还是阿里和卓拿出天山灵药才救回了一命。

    命是救回来了,不过到底还是不是那位公主就不一定了!

    伊帕尔罕昏昏沉沉睡了两天,梦里一位异域的美女对着自己哭的泪流满面说是:“为了我们的民族,请您到BJ去吧!真主阿拉会保佑你的,我善良美丽的姑娘!”

    得,还是位有信仰的姑娘。出于礼貌,伊帕尔罕没有打断人家的话,就听她双手核实继续说:“我是和霍集发过誓,是受到过真主阿拉祝福的。国破家亡,霍集走了,我也唯有一死,还请您好好的活下去……”

    伊帕尔罕一句也没听懂,只觉得这个绝色的异域美女,见了自己面叫‘伙计’,立时三观碎了一地。

    好吧,虽然一时半会,伊帕尔罕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余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如果有人称呼她为‘伙计’的话,她也就勉强接受了。

    那时候的阿里和卓,一日六次的围着纱车跑马,他真的急坏了。将女儿进献给皇帝的折子早就已经交上去了,据说是皇上把封号都想好了。伊帕尔罕要是死在了路上,问题可大可小,人死了还能说是女儿没有福气伺候皇帝;可要是真被检查出了是服用剧毒死的,皇帝会不会迁怒与回疆。

    真主阿拉,保佑我们吧,您的子民再也经受不起战乱了。

    看着和卓大人走远了,两个回族的侍女才开始小声的呜呜哭起来,嘴里一直念叨着:“公主啊……我苦命的公主……”

    伊帕尔罕听的一头黑线,哭的可真伤心,也不知道她的公主命到底是有多苦?

    沉浸在悲伤中的侍女,感觉公主的手指微微一动,马上撩开纱帘对着外边叽里呱啦的一顿喊。

    伊帕尔罕在一身酸软、头痛欲裂中慢慢的睁开眼,看着面前激动的又哭又笑的XJ少女,她谨慎的看了看周围,没有说话。

    “公主、公主,您终于醒了。”面前说话的这个少女,圆圆的脸,一双深邃的眼睛泛着水光,像是马上就能哭出来。

    此时伊帕尔罕不用回头,就已经能确定她嘴里那个‘命很苦的公主’说的是自己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