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从王芬芬把钱全都套进去以后,精神上仿佛受到了些刺激,有时候明白,有时候神神叨叨的。。她每天足不出户,把家里的花园全翻了一遍,花全刨了,种了一园子茄子萝卜大白菜。一边种菜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连秦沐阳和她说话她都爱搭不理的。

    没办法,秦沐阳只得请了个靠谱的住家保姆,把母亲交待给住家保姆,自己则离开了凤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去哪里,要干什么,能干什么。

    走之前他去见了陈月,关于王芬芬的事,陈月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也猜想大概是出了点意外。不过秦家家大业大,能有什么天大的意外?不知内情的陈月,并未把王芬芬这两个月的消失放在心上。这次秦沐阳来,她以为终于对方要开始行动了吗?反正这一天早晚也会来,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看到秦沐阳后,陈月便道:“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洗个澡。”

    秦沐阳却立即阻止了她:“不用,我来这里是跟你说一声,你自由了,不用在乎我妈跟你订下的婚约。”

    陈月有些意外的看着秦沐阳,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秦沐阳又补充了几句:“我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如果可以,偶尔替我去看看我妈。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出了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告诉我。”说完他留下一张纸写的电话号码,没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

    事情的走向成迷,倒让陈月摸不着头脑了。她自然是乐得什么都不做落了个自由清白的身子,但是总有一种自己欠了秦沐阳的感觉。她上前拿起桌子上那张白纸,既然对方让自己照料他的母亲,那自己就竭尽所能吧!

    秦沐阳走的时候谁都没见,甚至连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算疼爱他的爷爷都没见,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并卡里的几千块钱,便离开了这个他出生成长的城市。这些年来他稳座凤城第一败家子的宝座,从前并不以为然,反而觉得这很光荣。自从那个他们母子依仗的父亲去世后,一切仿佛都不再是从前的样子。

    温柔的母亲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琢磨,也许她本来就是这样,但父亲在世时,她除了有时候说话含沙射影外,多数时候还是个值得依赖的母亲。如今,他却不敢想了。

    他把这一切归结到自己身上,也许是自己的无能,让母亲变成了如今的模样吧!他也希望自己的母亲是善良与宽容的,但不是所有人在现实面前可以一直保持善良与宽容。至少作为儿子,他不相信他母亲是天性恶毒的女人。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邱荻还有些意外。上辈子邱荻对秦沐阳没什么印象,秦家这些恩恩怨怨,她一直都是当八卦来听的。不过十年后的秦沐阳,的确没有出现在秦氏。秦柏涵应该也不允许他在秦氏作威作福吧?

    从筱渔村呆了一个月回来,邱荻就有点变懒了。过了一个月悠闲自在的生活,她有点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紧张起来。除了陪陪仔仔上上课,偶尔去店里转转,或者餐馆看看第妈和琴姨忙碌,基本上等同于一个闲人。

    秦柏涵却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从筱渔村回来后便重新投入了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邱荻忍不住问他:“二哥哥,你是怎么做到忙碌与闲适收放自如的?”

    秦柏涵微微叹了口气,答曰:“没办法,老婆孩子一大家子需要我养活,不忙起来怎么行?”说得他仿佛土里刨食的老农,一天不下地干活就吃不上饭似的。

    邱荻对秦柏涵的答案表示鄙夷,转头就去和连曦闲聊了。连曦从筱渔村回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