蟠龙湖·水府

    雷声渐渐停息,淡金色的天穹徐徐上升,一瞬间,一个弧形半明的彩虹浮现在天穹中间,虹两脚下垂,微红、淡褐、黄色重环若隐若现。

    活下来的妖兵,早就瘫倒在地,没谁还有着力气跟兴致,去欣赏此时美景了。

    就连小龙,整条伏在地上,身上鳞片掉落不少,鲜血流淌,要是有人能看见,就清楚,它的样子和刚才赵公公所见的玉盘中的小龙,竟一模一样。

    好在看着虽凄惨,但其实并没有伤到元气,只是皮肉伤,气力消耗尽,只需要休息,就能慢慢恢复。

    倒是青丘的狐狸窝,损失惨重。

    在终于扛过了这一劫,所有狐狸都瘫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有狐喘息着,起身清点,不久报告:“丘主,我们损失很大,幼狐闻到了天雷,因为没有提防,虽才死了二条,但一口汲取的灵气,已经被震散了。”

    “余下合力抵御天雷,不得不为没有修为的幼狐去当盾牌,不敢有丝毫后退,亦是伤势颇重,要休养不少时日。”

    大狐狸顿时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也不知道狐狸脸怎么表现出这个表情,成年狐还罢了,幼狐先前说了,自然界是很难提供蜕化的灵气,都是许入青丘福地,汲取一口灵气,以此为种子,继续修炼。

    现在这一口汲取的灵气,已经被震散,就得再来一次,福地灵气本来不多,岂不让它心疼?

    好一会,大狐狸才尖声安慰:“这虽是天劫,却不是突破瓶颈带来,而是天机变化,是降罪,亦是机遇!”

    “既能引来这样天象,又轰击我们,必是与我族有缘的贵人出现了,艾璎,你伤势最轻,出青丘去找那个丫头,看看,是不是她已找到了人!”

    “不管怎么回事,都查清楚了再回来!”

    “是!”一只狐狸应声。

    皇宫

    穿过已春意绽放开来的御花园,在石子铺就小路上,赵公公与托着放入锦盒中的玉盘的男子,都沉默行走。

    眼看再走一段路,就到了御书房所在,前方岔路,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走来,赵公公顿时停下脚步。

    “大人,出事了……”小太监到了赵公公身侧,耳语了几句。

    赵公公皱了眉:“胆大妄为,竟敢在京城中公然行凶,步兵衙门都是吃干饭的不成?这事不能只靠他们,你去告诉方真,就说行凶者,务必不能有一个逃脱,至于林玉清……”

    这事不好办了。

    涉及到林玉清,容易被拔出萝卜带出泥来,让方真去抓捕,暴露了什么不该暴露的事……这样一迟疑,就察觉到了持玉盘的炼丹士的好奇一瞥。

    赵公公:“这事,交由有关衙门处理就是。”

    直接将球又踢了回去。

    说完,就不再多话,让小太监去传消息,继续带着持玉盘的炼丹士朝御书房去。

    到了时,他微微哈着腰,悄无声息进去。

    他这样的首脑太监,都是不必传禀,可直接进来。

    进来了,发现御书房内竟有着两拨人。

    其中一拨,是负责这次科举的正主考官,朝中赫赫有名大学士,正面色平静的恭敬站在一旁,木雕泥塑一样。

    而正被皇帝问话,是个女官。

    赵公公看了一眼,发现是永安宫的女官,就不感到奇怪了。

    现在帝后二人有了破冰迹象,皇帝对皇后的事一一记挂,实在能理解。

    就如现在,皇帝没去理会站着的官员,问:“皇后每日用膳如何?”

    女官恭敬答:“娘娘最近食量多了些,尤其皇上您前几日赏的果子,也用了一些,说是很开胃。”

    “那就好。”皇帝点了下头,又说着:“皇后有心悸的毛病,睡的安稳不安稳很关键,你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也要多上心,上次送过去的香,就是助眠暗神,可点过了?”

    “回皇上,娘娘倒是没让点香,但您赏的熏香,娘娘似是很喜欢,连被子也熏过了,倒是比前些时能多睡上一小会。”

    女官想了下:“还有,娘娘前两日喝了枫露茶,也说好来着。”

    皇帝细细听着,笑着:“皇后与我口味相近,枫露茶是用香枫嫩叶制出的枫露,点入茶汤,每日早起喝上一盏,十分提神。”

    “但再有助益,也不可贪杯,皇后与朕是敌体,你们要用心伺候,能伺候好了一分,就是有功——退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